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空间

——我心灵的一片栖息地。

 
 
 

日志

 
 

老师,您辛苦了  

2017-10-14 12:3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八天长假后的第一天,才刚到七点半,张梅老师就走进了熟悉的一(1)班教室。
教室里,几个早到的孩子正在嬉笑玩耍。
“张老师。”“张老师。”
“张老师来了。”
小朋友银铃般的童音透出几分欣喜。

刚进校才一个月的小家伙们,看到张梅进了教室,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洋,告诉张老师,早上进教室应该做什么?”张梅走到李阳的位置旁边,看到李阳的脑袋都快伸到书包里了,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从书包里掏出什么来。
“要,要……”李阳把脑袋从书包里探出来,两眼巴巴地看着张梅,估计也不记得老师刚才问他啥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老师,我知道,早上到了学校要读书。”旁边的调皮大王成希插嘴了,张梅轻轻点了下成希的鼻子,说“就你能”。
李洋也终于知道要拿出语文书了,他又把脑袋伸进书包里,掏出了语文书,举起来给张梅看。
张梅微笑着看着朝夕相伴了一个月的孩子们,一种为人师的满足感溢满心头。
很快,教室里响起了稚嫩的朗朗书声。

语文课上,张梅老师正在带小家伙们给新认识的汉字书空,偶然瞥到讲台上的 置静音的手机正在闪烁。
趁学生写字的间隙,张梅迅速翻看了手机,刚才竟然是陈校长发来的微信消息:“张梅老师,课后请速来校长室,勿误”。

下课铃声响起,张梅站到讲台上,说:“下课。”
“起立,立正。”
“老师,您辛苦了。”
“小朋友们再见。”

2.
行政楼三楼的校长室里,海港中心小学的一把手陈飞,眉头紧蹙,昨天下午的一个电话,让风平浪静了一年的海港小学又跌入举报漩涡。
昨天下午三点多,区局的马局长给陈飞打来电话,严肃地语气让他内心一紧。

”马局好,假期不谈工作吧。“
“陈校,我还是开门见山吧,昨天局里又收到针对你们学校的举报信。”
“又是举报信?”陈飞听到举报信就头大,就忍不住想骂娘。

两年前,一个家长举报老师有体罚行为,家长不仅向学校领导汇报,还发到网上,后来还在校门口拉了一个横幅,涉事老师被调离,取消了当年的绩效工资。而当时实际情况是,老师因为孩子的作业没有完成,生气扯了孩子的辫子而已。
那次体罚举报事件闹得全城皆知,那段日子对于学校的一把手来说,每天就是煎熬。那个孩子如今刚刚毕业,心头的阴影才逐渐驱散,“体罚事故”好容易翻篇,怎么又搞出这种幺蛾子来?

“是针对张梅老师的,举报张梅老师收受家长的微信红包。”
“不对啊,马局,你一定弄错了,你再看看校名,别是别的学校同名同姓的老师。张梅老师可是我们学校的骨干,我亲手把她带上路的,她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

“张梅的工作能力我也略知,举报说张梅在家长微信群里收受了某家长发的红包,此举让班级其他家长很为难。陈校,你明天上班后着手调查一下,明天上午给我答复。”

3.
张梅一下课就跟搭班的数学老师葛晓娟交代了一下,去往行政楼。
张梅心里纳闷,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让校长用这种形式通知她。

张梅参加工作已经十年之久了,师范毕业后,很顺利考入了教师编制。海港小学当时有个“青蓝工程”活动,师徒结对,陈飞当时是学校的语文组教研负责人,很幸运的,张梅被分配给陈飞主任,成了陈主任的徒弟。
这些年来,张梅在教学上得到陈飞的指导,上手很快,不久就成了海港小学的骨干,最近,刚刚被评上区骨干教师。

“陈校好。”
平时与陈校长很熟稔的张梅,发现空气里有种紧张的气氛,便没有与校长唠家常,等着校长直接进入主题。
“张梅,我们学校又被家长举报了。而且,被举报的老师就是你。”

“陈校,他们弄错了吧。”
“我也希望他们弄错了。”
“他们揪住什么尾巴了?”
“说你收受了家长在微信群给你发的红包。”

张梅想起来上周因为重感冒,请了两天假,几个家长在群里向她表示慰问。其中一个与她有远亲关系的家长(远房表姐),给她发了个红包,因为平时关系甚密,所以她就不客气点开了这个66.6元的红包。后来她想到这是家长群,还把红包退给表姐了。没想到还是成了把柄,被举报了。

“张梅,你马上写一份说明,上午就发到我邮箱。”
“这个,陈校,我第三课还有课,恐怕来不及。”
“你的班级事务暂时由葛晓娟代理,你先放一放。”

4.
仍旧是陈飞校长的办公室。
沈霞君老师一身的疲惫,嗓音也有些沙哑。陈飞不禁有些心痛。
“说吧,校长大人,又要给我什么担子?”
“沈老师,再帮我一个忙,张梅老师被举报了,你的班级跟她换一下吧。”陈飞面对自己的老同学兼初恋,开门见山地说。

“陈校,暑假你跟我说让我再接一个一年级,我说这是教最后一个一年级了。这二十多年来,尤其是你当校长后,我都很少能有机会把自己的班级送到六年级,往往教到中途就成了别人的班。你现在好意思又给我摊上这事。我去年的体检报告你要不要看一下?”
“可是,我只能找你了。”

“你知道我现在的这个班开学一个月有多辛苦,刚刚把他们带上了正轨,课堂课后都开始有序了,你又把我扔油锅炸一次。你真狠心。”要不是当初陈飞狠心离开了她,她现在就是校长夫人了。幸亏当初他的狠心,家里才不要她去操心,所以工作上能全力应付。可是,往往越是在工作上认真负责,越是被领导压重担,她甚至羡慕那些在工作上不被领导看好常常背后遭诟病的那些同事,他们工作轻松,晋级照常,只不过年终绩效少那么一两千,那又算什么呢?

“那你说我找谁换张梅?”
“你找谁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
“你不知道区局电话里催得多紧。”
“你让局里派人不就得了。”

“领导会怎么看我?我的工作能力呢?学校被举报我已经是臭虫一只了,还敢跟领导叫板?”
正在这时候,陈飞的手机响了,陈飞指着手机上的来电说,“你看,又催命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沈霞君同情地看着这个昔日的至爱,无奈地点了点头,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喂,马局,张梅老师的事情,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安排好了。让她跟沈霞君老师调班,没有问题。”


5.
星期二下午四点多,海港小学的教师例会上,陈飞校长就学生家长举报张梅老师一事向全校教师作了通报。
会议上,陈飞校长还通报市区另一所学校某教师被举报“作业不批改”,有个老师强行要求全班学生统一订阅《语文报》,假期布置了《语文报》上的练习。假期后,因为过于繁忙,没有进行批阅,只是在班上统一讲解了一下。结果被家长实名举报。这位老师已被停职检查。

会议室里顿时唏嘘一片,老师们一边看着自己的班级微信群消息,看看有没有可能被举报的因子,一边回忆最近有没有漏批的作业。有的已经在担心,昨天测试卷边讲边让学生互相批阅的试卷会不会遭遇举报;那次在微信群收取的订阅报刊的费用会不会被截图说自己收受红包。

王菊说:“还好,我没有让全班订阅《数学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华说:“还好,那次家长给我的微信红包我僵持着没拆开,虽然我知道不过就是几块钱的红包而已。
程丽说:“教师已经成了真正的弱势群体,付出再多,工作也还是如履薄冰。
李华接着说:“就是,网上不是有篇文章,说享受节假日的群体都是弱势群体,譬如妇女啊、儿童啊、教师啊……”

听李华的这句话,旁边的老师都不禁叹了口气。于是不再谈论,继续认真听会。
会议宣布,张梅老师要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检讨,并且调离原岗位,不再任教原班级,与沈霞君老师交换教学任务。

6.
课间,张梅老师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
突然,门口挤了许多熟悉的小脑袋。

“张老师!”
“张老师!”
张梅抬头一看,原来是一(1)班的那些孩子们。

“张老师,你怎么不教我们了?”小静问着,眼圈都有点红了。
“张老师,我们好想你啊!”调皮鬼李洋说。
“张老师,你不要教一(10)班,你还来教我们吧。”一群小家伙一起说。

“张老师还在这个学校里,你们还能看到我啊。张老师也想你们。李洋,你最近还调皮不?”
“李洋他更调皮了,上课一点都不认真。”班长李思雨说。
“李洋,你这样表现张老师就不喜欢你了。”张梅摸着李洋的脑袋,假装生气地说。

“因为换了老师嘛,要是张老师还教我,我肯定表现好。”
“你们保证听沈老师的话,以后才可以来看张老师,好不好。”
“好。”

7.
下午三点半,海港小学门口车水马龙。接孩子的家长把学校门口挤得水泄不通。穿着制服的交警叔叔在路上维持着秩序。
一(1)班的接送点旁,几个早到的家长已经闲聊了一阵子了。

“学校干嘛给我孩子换老师啊,我还是更喜欢原来的那个张老师。”一个衣着时髦的母亲说。
“我儿子回来都哭了,说张老师不喜欢他了,因为他不听话,张老师才不教他的。”一个稍胖的家长收起手机,也加入到八卦的家长们来了。

“老师犯错了惩罚一下就好,换了老师对孩子对老师都不好,伤元气的嘞。”一个男性家长也参与了。
“多大点事儿,谁举报的?这个家长这么做,不是祸害孩子嘛。”奶奶模样的家长也加入进来。

“是不是你举报的?我看你平时总爱说张老师的坏话。”几个女性家长一齐对那个男性家长开炮。
我怎么会这么缺德?我看起来像坏人吗?要是知道会换老师,那个举报的家长肯定肠子都悔青了。”男性家长忙不迭地申辩。

“你们知道不,今天南园小学有个班主任又要倒霉了。”男性家长转移了话题。
“又咋了?”
“她们班上有个小孩早读课的时候跳楼了,当时老师还在教室里,小孩子坐靠窗的位子。据说小孩子因为家里刚有了个小妹妹,一直情绪不好。”
“这个跟班主任有什么关系?”

“不是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嘛,当然跟老师有关系了。你们怎么这么无知啊?”
“这什么逻辑啊?什么世道了?在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老师就都有责任了?你刚才不是说生二胎吗,又不是班主任让家长生二胎的。”
“班主任要及时了解学生的家庭动态,及时根据情况对学生的心理进行开导,班主任嘛,什么事情不管。”

“我今天看到网上说有个老师猥亵女学生……”
“哦哟,哪有这样的老师,这个社会不得了了。”
“我还没说完呢,实际情况是这个老师喜欢摸学生的头,正好被家长看到了,就举报了。”
“上次我看到网上说有人拍到一张学生给老师打伞的照片,那个老师后来也被处分了。”

要不是沈老师把孩子们送出来了,估计关于老师被举报的话题,他们还能聊好久。
孩子们见到了自己的家长,便陆陆续续地向老师道别:“老师,再见!”
“小朋友们再见。”

8.
沈霞君老师一身的疲惫,换了新的班级,那个班的学生刚刚熟悉,又要从头认识新的孩子们,人到中年,记忆力不同以往,体力也有限,跟这些低年级的学生打交道,常常觉得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沈霞君从校门口回头去办公室时,看到了张梅。

“沈老师,谢谢你啊。”张梅主动跟沈霞君打招呼。
“张老师,你这几天日子更难过的。”

“唉,说出来都是泪啊。沈老师,我发现这几年的家长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啊,现在有网络,有微信,人手一部手机,信息传播快,家长难伺候啊。”

“唉,那些家长平时看起来挺客气的,很多家长跟我私聊,跟姐妹似的,真真是想不到。”
“领导遇到这种家长举报的事情,不问青红皂白就都把责任推到学校、老师身上,难道家长举报就都是合理的?”

“长此以往,教师更难做了。我孩子长大以后,肯定不让她当老师。”
“辛苦点还没关系,心累就太折磨人了。”

“是啊,我这几天常常做噩梦,早上都是被噩梦惊醒的。”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熬到退休便好。”
“我等退休还早得很哪。”
……
 两个老师疲惫的身影逐渐远去,她们要赶去办公室,有一个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的一个问卷,要求家长全部完成,她们还要在放学之前把问卷的网址以及答题的注意点都要跟家长一一说清楚。
等她们把白天没来得及批改的作业批完下班,天色已经很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