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空间

——我心灵的一片栖息地。

 
 
 

日志

 
 

我眼中的拆迁  

2017-09-17 16:2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拆迁
因为市区的扩大建设,我家所在乡镇已经看不到几处民房了。

看到早期拆迁的人家都住上了政府统一安置的公寓,并且手上都有两三套房子,而张阿姨如今还住在人烟越见稀少的村子里,已经显旧不入时的老式一字型小楼,既没有抽水马桶,又没有封阳台,近几年,再加上附近河边开设了一家堆场,每天大卡车轰隆隆从家东侧驶过,搞得张阿姨家里成天灰尘漫天飞。

张阿姨的儿媳很是不满现状,小楼既不能重建(不批),也不愿花钱翻修,怕刚翻修就遭遇拆迁,花的钱就都打了水漂了。

终于有一天,村里通知张阿姨等二十多家住户去村里开拆迁动员会,盼了好久的拆迁总算到来了。

已经拆迁的亲戚早就跟张阿姨关照过,拆迁一定要快,因为拆迁公司会根据交钥匙的先后来排号,钥匙交的越早取号就越靠前,这样,在安置拿房子的时候挑选好房子的余地就越大。

于是,村里的动员会结束以后,张阿姨家迅速把家里的各种物品收拾,卖废品的卖废品,暂时不用的旧家具该寄放的寄放,一家人在两个星期的忙碌后住到了村里矮小的过渡房中。

同期拆迁的二十多户人家都提前交了老房钥匙,没有一家愿意当钉子户,大家都是一号。这二十多户再次进行抓阄拈号,抓阄分两轮,第一轮拈的号码作为第二轮抓阄的顺序号,第二轮抓到的号码为拿房子的顺序号。

张阿姨的儿子第一轮抓到的是6号,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心想第二轮说不定就可以抓到一号二号了。等第二轮再次抓阄,却成了19号,一颗心如石沉大海,刚刚的激动变成了无比的焦躁。

2.选房
这拨人在过渡房住了三年,这三年,那是煎熬啊,村里的过渡房低矮拥挤,又是简单的水泥地,住惯了大房子的村民们哪里住得惯,心里有万千的幽怨,但想着马上可以住到房价一平米好几千的新房子,憧憬带着他们熬过了这段蜗居的日子。
终于,村里又发通知了,半个月后就可以去选房了。

张阿姨的儿子小金和媳妇拿到通知后就开始做功课了。当他们看到二十多户一共才提供十套大户型的房子,心里很不安。他们俩马上来到小区,看看他们标段的房子所处的位置,并且对于几套层级较低的房子做了分析,九号楼的三层大户型房子位置不好,十四号楼的三层还行,前面只有一栋楼,压抑感相对减轻。

“如果拿不到十四号楼的那套,只能拿九号楼的那套了。”小金跟媳妇商量。
“不行,站在九号楼,一眼看去,前面全是房子,太压抑了,受不了。”媳妇不同意将就。
可是,媳妇心里清楚,要是真的没有选择,再压抑也得接受。

“我爸说,不要拿十八层的房子,人家都说十八层是地狱。”小金说。
“切,那么高的层次,不知轮不轮得到呢?”
“还有,七层八层也不要,说什么七上八下。四层也不好,四和死谐音。”
“你爸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也忌讳那也不行,老封建。到时候拿房子,哪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小金媳妇很不满的嘟哝。

选房那天,大厅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虽然这天上午只有十几户人家选房,大厅里却有几百号人,大概各家各户都是全家出动了。小金和媳妇早早来到这里,把自己比较中意的本标段房和前几标段的剩余房都记录下来,他们昨天就计划好了,拿一套大户型的加两套小户型的剩余房,因为拿层次稍差的剩余房可以往上靠一个档,这样就可以使得拿房面积最大化。

轮到小金选房时,小金眼前一片红色标记,什么四层、七层、八层、十八层的房子,全都被做了标记,已经被人选了。剩下的都是一二三层的了。小金有点怀疑,编出那些忌讳的人,是不是故意说出来,想留给自己的。可惜相信的人并不多,小金只能拿三层的了。

3.入住
经过十几天的准备,小金一家五口入住其中一套较小的毛坯房中,寄放的旧式家具又搬了过来,小小的房子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地下小车库里也是塞满了各种杂物。

“妈,以后新装修的房子里家具都放新的,你的这些老式家具都不要了。你这张床太老了,不能放在新房子里,那张方桌,也是不好用的,放在饭厅,跟装修风格不一致,人家会笑话的。尤其是这些条凳,早点扔了。”小金媳妇跟婆婆说。

“我这张床是我结婚做的,桑木的,我可不舍得扔。方桌和条凳你不要就放到车库里去,你要是扔了我马上还捡回来。不要以为你现在有钱了,这张桌子,当年也是请了木工来家里用自家砍下来的树材做的,做工就整千块,能成这么张桌子,容易吗?”婆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在大肆宣扬“断离舍”的时代,农村里的老人们不舍得扔下任何一样还没有成为废品的物件,她们箱子里装满了新衣服,身上还穿着十几年前买的还没穿坏的衣服。他们喜欢家里堆放得满满当当,不喜欢空荡荡的感觉。

小金想象着以后住的房子,现代简约风格的新房子里摆着几张条凳,一张很老式的方桌,那是什么画风啊?

另两套房子开始着手装修,小金把所有的钱都放在房子上了,拿房子已经花了十多万,加上装修差不多五十万才够。

这几年小金和媳妇因为要拿房子,一直不敢花钱,拆迁以前工资一直不高,倒是除了孩子上学,也用不多少钱。现在工资涨到以前的好几倍,钱却更不敢花了。

"老张,你家拆迁拿了几套房啊?“
”三套,一套大的,两套小的。“
“都拿在几楼啊?”
“17号楼的在五楼,3号楼的在14层。”
”不错啊,老张,拆迁发了财了。这下日子舒坦了。“
”老李啊,你家也发财了吧?“
“别提了,我家俩姑娘嫌我们给的平方太少,那边儿媳说给她们这么多已经仁至义尽了。她们吵得我和老伴没有一天安静日子。最近两个女儿也天天赖在家里吃住,唉。”
“你这是天伦之乐啊。我家儿子不在家,房子空空的,我和老伴在家,还好小区里都是住的乡里乡亲的,要不还要冷清孤单。”
……

4.适应
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人们,从此不用下地干活,而且户口都变成居民户口,每月都有一定的退休金。新房子房型不错,安置房也是照商品房的标准,客厅大朝阳落地窗,两梯两户,要多满意有多满意。

这些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们,放弃了住了才十几二十几年的自己亲手辛苦建造的小洋楼,住进了以前只有城里人才居住的公寓式高楼,和城里人接轨了。

住进了公寓就真的成了城里人了吗?小金看着他的父母邋遢的衣着,他们进屋的沾满泥土的鞋,听着他们每天早晨五点就大嗓门地叫喊声,真的很感慨。小区里处处可见的铺晒的花生、芝麻,在垃圾里捡拾废纸盒木板卖废品的乡亲们,

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母,只知道刨土种地。他们是土地的儿女,土地是他们最亲最亲的衣食父母,离开了土地,他们就像鱼儿离开了水。

张阿姨搬进安置房后,在小区里转悠了几天,看看人家的装修,认识认识几户老邻居的住处后,便感觉自己百无聊赖。有时闷在家里看看电视,没几天,竟闲出病来。

她跟小金说:“我还是要到地里种地去,不种地的日子,我过得不踏实。”
小金很惊讶:“娘,你感冒还没好就想到地里吹风去啊?在家好好养着,别想种地的事情。”
“我不去种地你们吃什么?哪里来的大米?哪里来的菜籽油?”
“超市不都有卖吗?”
“你们就知道买买买,自己种出来的粮食蔬菜吃得才放心。”
张阿姨趁小金上班去了,就出去找地种。下地干活的第二天,感冒就全没了。不久,她就恢复了以前每天天不亮就到地里干农活的习惯,在拆了老屋的那边继续种地。

张阿姨把从地里摘回来的花生,晒满了阳台,晒不下的,拿到楼下场地上去晒,那里晒满了乡亲们的各种粮食。晚上张阿姨把花生收回来,客厅堆成了花生的海洋。

凡当过农民种过地的人都有严重的土地情结,他们深深地爱着那一片沃土,他们一心要从土里刨出大豆、花生、玉米、大米、土豆等农作物来,当他们看到大量的土地被荒废,他们的心会痛,他们撒点种子进去,土里还给他们的是粮食,

我婆婆在地里就种了十几棵秋葵,暑假了,我们家就能天天有一大碗秋葵;栽了几棵几畦马铃薯,不多久,就能挖到慢慢一篮子的马铃薯……

大地是慷慨的,滋养了我们人类。可是,农民大量的拆迁,土地逐年减少,会不会影响到人类的生存。
农民一下子跃为居民,他们愿意离开他们的土地吗?他们做好了各种准备吗?他们适合住在公寓吗?给他们提供安置是不是就完全解决了城市化的问题?

当今六七十岁的那部分农村老人,他们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经历过分田到户,经历过改革开放,现在经历拆迁,从饥饿到温饱到红火再到离开农门,时代的洪流把他们裹挟着往前走,或许,他们还来不及适应,他们年纪大了,也不愿意适应。农民们住在小洋楼里,屋前屋后种着自留地,那是最惬意的日子。农民们或许并不认为城市就好,高楼就好。

城市化进程是不是再慢一些,让祖祖辈辈都靠着土地滋养的农民们慢慢适应。

过去几辈子都不挪窝的人们现在要逐渐适应新时代的飞速发展,不知道将来的我们还要遭遇怎样的变动,是折叠空间?还是外太空?农民们都成了城里的居民,谁来种地?土地都被利用,到哪里种地?以后全都改成无土栽培吗?

多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