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空间

——我心灵的一片栖息地。

 
 
 

日志

 
 

师道尊严(续3)  

2017-06-15 10:54:22|  分类: 工作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包班使卢月身心俱疲,她从此变成了一个嗓音嘶哑的人。周六哑着嗓子回去,在家休息一天都不能恢复。嗓子最好的一天是周一,到了周二,便周而复始。
教室是卢月的根据地。一年级的内容在成人看起来非常简单,尤其是数学。可是,真正要把七岁的小孩子教会他读写算,还真让卢月操碎了心。
数学还罢,拼音就更烦了。除了要教那几个怎么都是把b-a-a(应该是b-a-ba)的教他们拼对,还要区分声母、韵母,从音节中找出整体认读音节,还有ju这类去掉韵母上面两点的知识。虽然拼音要学两个月,但是每一堂语文课都有相关的知识要教,除了拼读还有书写任务。原来教一年级这么难,卢月真是有些怕了。
这班小屁孩第一次期中考试就遭遇全镇统一考,由别的学校老师到利民小学给他们监考,可怜的娃大多连自己的名字还写不周全,就要在规定的地方填上正确的答案,卢月的这次统考成绩在全镇较差,批完试卷后卢月难过得都快哭了。
十一
卢月因为记背能力较弱,所以每次参加自学考试报名后,就把自考书籍一直带在身边,她知道有的老师只是在考前一两个星期才开始看书。即使如此用功,面对试卷时,卢月还是不能顺利通过考试。
考点在通州教师进修学校,卢月听同学侯菲说听老师辅导后,对考试非常有帮助,后来卢月每次的考试都报名参加了辅导。但卢月并不觉得辅导有多大作用,因为有的老师根本就是划划重点,对于课程的理解和记忆完全没有帮助,而且,越是后面的考试科目,划的重点越加的繁多。复习课上,卢月认识了一些来自其他乡镇的老师,有时枯燥的辅导课便跟同行们在下面窃窃私语。
卢月虽然考得很累,但毕竟还是一门一门地渐渐过关了。卢月希望好友小芬也能参加自学考试,而不是当一辈子的修板工人。小芬一直是非常好学有上进心的,她听从了卢月的建议,跟她高中的同学一起去报考了自学考试。小芬报考的是会计专业,第一次报了两门,到考试前仍没有看书,几乎是裸考状态,当然没通过,后来小芬就放弃了这个可能使自己改变命运的台阶。
十二
冒小红调到中心校以后,她与卢月的联系不再频繁。除非中心校有什么活动两人才能一起。而冒小红在中心校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卢月到中心校也跟冒小红交流不是特别多。
这次她们俩又见面了。冒小红也教一年级,但不包班,专职教语文。她知道上次卢月班级抽测成绩不佳,就跟卢月说:你搞专项练习,比如某一道题学生容易错,你就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直到没有人再出错为止。
卢月听了点点头,但是心里有些烦。
冒小红看出卢月不开心,就扯了些别的话题。
有同事给冒小红介绍对象。冒小红也跟那个男孩见了面。因为知道男孩已经二十五岁了,所以见面时就一直无法觉得两人可以交流,二十五岁的男人,好老啊,于是,冒小红以自己还小搪塞了过去。
这一年,冒小红虚岁二十一岁,卢月二十岁。
转眼到了卢月的二十岁生日,这一天,卢月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阳历生日也正好是自己的阴历生日。正好这天下午卢月有空课。想着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给自己庆祝过生日,卢月便骑着自行车上街给自己买了一个蛋糕,在单位给同事们每人一块,自己只吃了一小块。
卢月突然觉得,二十岁的自己,是不是年纪很大了?一字头的年纪不知不觉已经结束,二字头的年纪就这样到来,卢月有些不知所措。在农村小学包班的自己,每天傻乎乎地跟农村孩子们为伴,教一些浅陋的知识,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成长。待在村小,也没有机会参加什么基本功比赛,没有机会出去听课学习,更没有机会参加赛课。成天介只是简单地忙碌着,毫无追求地忙碌着。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