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空间

——我心灵的一片栖息地。

 
 
 

日志

 
 

师道尊严(原创)  

2017-06-10 21:12:23|  分类: 工作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放学了,卢月老师刚舒了口气,一个女生来汇报,说张鑫建和陆平他们在灌溉渠钓龙虾,虽然他们也有了十一二岁,但卢月还是必须丢下手里的教案本,去看看那些孩子们。
待跟着女生杨金花到了灌溉渠边,陆平已经钓了四五只龙虾了,卢月从来不知道龙虾是怎么个钓法,她小时候家里的灌溉渠里只会出现螺蛳,并无龙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农村突然被龙虾这种生物包围。
陆平直嚷嚷:“卢老师,你看我,钓了这么多龙虾,这里好多龙虾啊。”卢月问:“你钓回家煮着吃吗?”“当然煮着吃,红烧,可好吃了。”
卢月看着灌溉渠不到一尺深的水,只说,你们早点回家写作业,不要再玩了。
于是,陆平张鑫建几个男生一路唱唱跳跳地回家去了。
第二天,学校的会计季老师,结账的时候发现冒小红班上的结款数额有误,差了100元。冒老师坚持说自己已经结清学生所有的学费,不可能差了100元。学费除了个别拖欠的其余基本上都是开学时就收的,会计一般到学期快结束了才清帐,所以,也搞不清楚到底怎么会差了数额。会计收取班主任老师介款是两人都有一个账本,会计每收取一笔账,就在两本账本上各记上一笔,一般不会出现差错。这次的差错冒老师也说不清楚,只是记得自己把学费都结清的。无奈,账面上欠了,冒老师只好拿出自己的工资来抵账。但是,从此,冒老师恨死了这个会计。
冒小红和卢月一样,也是刚刚参加不到一年的老师。她们俩有幸,一年前一同从南通师范学校的幼师专业毕业,又一同被分到了这个六班九人(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的村小。这所小学座落在通州市舟桥镇,位于冒小红和卢月家所在的同和镇的邻镇。冒小红和卢月每周一早上骑自行车来学校上班,然后在学校直到周六晚上放学后才回去。

卢月教三年级的语文,兼五个班的音乐课,而冒小红则教二年级,语数包班,两个人都是负责班级的班主任工作。应该说,平时的课务冒小红更辛苦些,卢月还算好,只是当时卢月并未感觉到,后来,卢月也包班过好几年,方才体会到19岁的冒小红师范刚毕业便包班辛苦的个中滋味。
会计季老师已经快到退休年龄,跟卢月搭班,教三年级的数学,兼学校会计。季老师长得高高瘦瘦的,在这样的乡野,季老师还是有点书生味的。卢月班上有个小男生不听话,季老师当时是这样教育他的:卢老师是公家分配的老师,你敢不听国家分配老师的话,你吃了豹子胆了。利民小学的九个老师中,季老师的工资应该是学校老师中工资最高的了,跟卢月她们比起来,是她们工资的两倍,有三百多元。卢月到现在还清楚记得工作第一个月的工资:185元。那时学生的学费一学期大概七八十块钱,在九十年代初期,冒小红凭空赔了100块钱,也算是一大笔钱了。
不觉又到了星期六,放学后,卢月等着跟冒小红一起回家。可是,等了好久还不见冒小红出来。于是,卢月到二年级教室去找她,只见教室里稀稀落落地还坐着五六个孩子,咿咿呀呀地叫着,原来是在背乘法口诀。眼瞅着就快期末考试了,竟然还有几个孩子乘法口诀表还记不得,冒老师发飙了,一个个过关,不过关的不许回家。
冒小红经常跟卢月说,她们班的四十个学生,要是去掉一桌人,孩子就整齐多了。语气里对这七八个孩子很是不满。卢月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掉谁谁,但卢月班上有两个孩子真的是特别差,语文反正不及格,但数学竟然是零分,真正的零分,一道题都做不到。卢月虽然教的是语文,但也利用过放学后的时间给这两个学生补数学,补了两次以后,那个零分男生总是提前溜走,女生虽然乖乖留了下来,但却什么也学不了,卢月只得放弃。
结果,这天晚上,卢月天擦黑才骑车到家。不出所料的是,家里仍然空无一人,父母都还尚未回家。一周才回来一次的卢月一到家便淘米做饭,然后到地里摘了两个青辣椒,削了几个土豆,炒了碗土豆丝。做完这些,天色已经很晚了,父母才陆续回到家里。看着父母到家疲惫的面容,卢月心里一揪。母亲竟然难得的拎着几根散了的香蕉回来,说是才五毛钱一斤。每人吃了一根香蕉后,一家人才赶紧吃晚饭。
星期天,父母一早下了地,卢月六点不到就起来洗衣做早饭,七点左右父亲才回来匆匆吃了早饭去上班了,母亲八点多也骑着自行车出去挣钱了。卢月一个人在家,问了母亲自己可以干的农活,八点钟便也下地,拔了一小块地的油菜根,拔完便回家做做卫生,看看书。
下午,卢月去了好朋友晓芬家,给她带去一本她最近刚刚看过的书,聊了些闲话,傍晚时分才依依分别。
卢月就这样度过了这个休息天,星期一一大早便去上班。到校才发现中心校有领导来听课,卢月上课时不免有些紧张,但还是很顺利地讲完了。语文课就是讲字词分析课文。一般不会出什么岔子。领导听完课评价比较中肯,说卢月讲课的语速可以再稍慢一些,卢月才发现自己平时说话语速有些快,这与她的急性子估计有些关系,后来卢月就一直故意把说话的速度放慢,多年后,她的性子也慢了下来——这是后话。
冒小红作为新老师同样也被听课了,冒老师的课据说特别有气势——说话声音响亮,跟卢月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因为她俩学的都是幼师,毕业后到了小学,上课也只是照着教学用书在讲,暂时没有自己的想法,平时在村小信息也比较闭塞,也不曾主动研究教育学的书籍,所以,两人的课都没有什么亮点,领导也是过过场罢了。
中午,季老师上街买来几个熟菜,听课的两位领导一起留下来,喝酒吃饭聊聊天,甚至也说些卢月她们听不大懂的村话,只听得一阵哈哈大笑,卢月有点小小的尴尬,反正也没怎么挨批评,饭后就各自散去。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