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浮生空间

——我心灵的一片栖息地。

 
 
 

日志

 
 

探望邵母  

2017-01-23 21:52:20|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洗洗涮涮完毕,给小兰去了个电话,问她是否在她母亲家,邵妈妈还能吃点什么,说是水都喝不了,让我啥也不要买。我说知道了,并告知我大概九点多到。
直到八点四十五分才把屋里收拾好,匆匆出发。从东景出发到邵妈妈家的这段路倒是从未走过,小时候都是从自家去小兰家玩,两人都相继出嫁后我便不再去邵妈妈家玩了。因家乡的金通公路改造成如今的江海大道之后,路上横七竖八地纵横交错,我便对那段路很是陌生了。少了娘的娘家拆了迁,那边我只独自经过一次,今天循着记忆中的印象,到了昔日熟悉的亲切的邵妈妈身边,看着病榻上的邵母因疼痛而痛苦的面容,我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我小声地问小兰邵母可否能睡会?小兰无奈地摇着头,说夜里因母亲的疼痛不已她也没能入睡,疼痛无时不刻噬咬着邵母的肉体,前阶段用一些止痛的药物还能减轻一些疼痛,而现在任何药物都已经无效,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在痛苦中挣扎,无人能解,无人能替代。
小兰是我初中老同学中最亲密的一个,并相处至今,虽然现在都因为家庭琐事所绊不能经常相聚,但心里一直是把对方当成最要好的知己闺蜜。元旦那天我在微信发消息问新年好,却收到不愉快的回复。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说倒就倒下了。
邵母不是胃癌,而是胰腺癌——癌中之王。上个月28号自己走到村卫生室去看病,到现在一病不能起不过才二十多天的日子,眼看着从开始能走能吃到大口大口吐血到现在只能在床上痛得直哼哼,一日日地恶化,小兰都觉得母亲是不是给医院治坏了?我看到油尽灯枯的一个老太太——我很难想象小兰描述的那个一个月前还能做饭、几个月前还能栽种大量的油菜的那个邵妈妈,我记起去年年初看到的先生的外婆走之前的模样,也是疼得只能哼哼,吃东西也吃不进了,十多天不吃不喝的,但意识很清醒,可是说出的话却不清晰,因为无力发声了。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痛苦不堪的邵母,听着小兰讲这段日子的煎熬,生命在眼前渐渐地走向尽头却无能为力。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